第1076章 斗将,吾楚怕过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76章 斗将,吾楚怕过谁

“三流战将?” 夜孤烁内心震惊,要是真如张宪之言,那楚军恐怖到什么程度,可转念一想,这厮显然是在扮猪吃老虎。 楚军要是真有他所言的悍将,一个月前就不会用十五万士兵性命,去换取刺血和尖刀两军。 “不过,以阁下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资格和吾楚神将交锋!” “受死吧!” 楚帝注视着系统页面,听闻张宪之言,轻笑一声:“张宪将军真是实在,瞎说什么实话?” 张宪纵声如雷,长枪上下舞动,化作灿烂的银芒,似漫天繁星坠落,密不透风,将夜孤烁笼罩其中。 轰隆! 一声巨响,双枪不断碰在一起,夜孤烁久战不下,心头亦有些焦躁,雄鹰枪挣脱张宪的碾压,回马而逃,快速朝着五千黑凌军奔袭过去。 远处。 平野战雄见夜孤烁落荒而逃,阴桀的脸上浮现愤怒之色,沙场交锋一旦心境被打破,那将离死不远,他知道夜孤烁是逃出张宪的击杀。 “平野青皇,岛锋听令,命你二人出战,砍下楚将首级,不得有误!” “得令!” “得令!” 平野青皇,岛锋纵马杀出,战袍嘶风咆哮,杀气凛然,似有吞噬天地之势。 张宪见夜孤烁夺马而逃,錾金枪负于一侧,拎起缰绳,飞纵战马狂追过去。 “唰!” 张宪手臂发力,枪尖击起地面碎石,犹如碎空箭矢,破风而去,直接撞击在夜孤烁胯下战马后腿上。 马鸣长嘶,腾空而起,夜孤烁身影倾斜在马背上,紧勒手中缰绳,试图想要稳住胯下战马。 与此同时。 张宪提着长枪已经赶来,錾金枪似毒蛇碎空,一阵枪鸣声传来,枪尖轻颤旋转,破开夜孤烁的铠甲透体而过。 錾金枪上鲜血不断滴落,夜孤烁低头注视,眼眸里腾起不可思议,张宪高举长枪,夜孤烁的尸体悬空,汩汩而流的鲜血顺着枪柄滑落。 “张将军威武,威武!” 福岛城下,神行军众将士纷纷高呼,为张宪呐喊助威,这也是往昔正阳关内训练的一部分,为战将助威可提高三军士气,让战将没有后顾之忧,不会觉得只是在孤军奋战。 “哒哒哒~” “哒哒哒~” 两道马蹄声传来,平野青皇,岛锋瞥了眼被高举在空中的夜孤烁,目眦欲裂,纵声怒喝,挥舞利刃向张宪杀来。 “唰!” 张宪将长枪从夜孤烁体内抽出,手握滴血长枪,驭风而行,宛若地狱修罗,无畏无惧,点点鲜血掠过,錾金枪和面前两柄利刃交缠在一起。 “楚国能有你这样的家伙,真是出乎意料。” 平野青皇手中战斧碾压在张宪枪身上,浑厚之声响起,一旁岛锋声音轻蔑道。 “可以斩杀夜孤烁,足以表明你非庸人,可依旧改变不了你即将身死的事实!” 他手中金锤收回,横空旋转,朝着张宪后背轰撞过去,张宪岂会不知岛锋意图,双臂用力将面前战斧击飞出去,身形凌空腾起,脚尖点在岛锋巨锤上。 “杨再兴听令,上阵杀敌,助张将军一臂之力,东瀛帝国想要以二敌一,欺负吾楚没有战将?” “滴,宿主麾下神将张宪,斩杀东瀛将领夜孤烁,恭喜宿主获得传承卡一张,杀戮值五百点!” 小贱的提示音在耳畔响起,楚帝见杨再兴纵马杀出,轻笑一声道:“斗将,朕从来不怕!” “小贱,马上将夜孤烁传承卡加持到杨再兴身上,朕两位神枪战将,还会惧怕区区两名偏将军,看来又要获得两章传承卡了!” 楚帝瞥了眼正在和张宪交手的两位敌将,神情云淡风轻,丝毫不担心楚将会有任何闪失。 东瀛大军不知道眼下福岛城战局,完全就是控制在楚帝手中,拥有反战力削弱卡和诸多传承卡,楚帝坚信福岛城一役,众将士肯定大获全胜,将东瀛敌兵全部赶出樱花郡。 张宪腾空而起,身影飘逸,眼眸中充满狂野之意,长枪指向天上的云彩,碧空之上云层流动,隐隐响起风雷之声,紧接着,平野青皇就感到张宪的长枪,铺天盖地如狂风惊雷一般席卷而来! “霸枪一击!” “当!” “当!” “当……” 张宪立于岛锋巨锤上,无数道枪锋似狂风般落下,一轮又一轮疯狂的攻势,不断向平野青皇身上击落。 岛锋心灵受到打击,面色涨红,目眦欲裂,张宪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竟将他的巨锤当做立身之地。 “受死吧!” 岛锋将巨锤抽离,手臂大开大合,再次抡起极为沉重的大锤,双锤合击,誓要将张宪轰杀。 张宪在两人纵马前来时,就已心有定计,以一敌二他没有丝毫胜算,与其死守防御,还不如主动出击,找准时机,斩杀一人。 一对一的情况下,他有信心可以枪挑任何一人。 岛锋胯下战马猛冲而起,巨锤带起强烈的劲风,猛砸向张宪胸膛,岛锋冷冷一笑,黑眸里尽是浓烈杀气。 “轰隆!” 张宪双手紧握錾金枪,枪柄将袭来大锤阻挡,强悍的撞击下,张宪身影从马背上倒飞出去,枪身挡在胸前,后退数百米才艰难稳住身形。 “本宗,有没有受伤?” 杨再兴的声音在张宪背后响起,只见他猛地将枪柄没入地面,乍然抬首,怒视前方岛锋。 “无碍,一锤之威,我且能承受!” “将军到来,你我并肩作战,一起斩杀敌将!” 张宪声如雷霆,杨再兴见他握着寒枪的手掌正在不断滴血,坚定之声响起道:“本宗,胜败即生死,不成功变成仁,吾楚重任在肩,决不能在此刻倒下!” 杨再兴黑眸中泛起赤红的杀意,掌中铁枪带起漫天风云,无反顾地朝着平野青皇,岛锋冲了过去。 “放心,死不了,不将他们斩杀,岂能先于他们倒下?” 张宪长枪负于后背,微眯眼眸,刚毅的脸颊上尽是凌厉杀气,大步向前跨出,几纵之下,跃上马背。 平野青皇在张宪霸枪一击下,肩膀遭到穿刺,鲜血好似泉涌,以为在岛锋巨锤下张宪必死,没想到他竟再次纵马杀来。 “平野君,新来楚将交给我,另外一个交给你,将他战于马下,对于你应该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