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52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黄昏降临,残阳西落。 楚帝带着小桂子向天下第一庄走去,一路走来,从前来送礼的商贾口中得知,今夜天下第一庄大摆筵席。 两条长街的路程,本来用不了太多时间就可以抵达,但因为长街被马车拥堵,一个时辰后,楚帝才来到天下第一庄外。 天下第一庄高楼林立,巨匾悬挂,灯光明亮好似白昼,吵杂之声响起,前来送礼之人纷纷上前登记进入庄内。 听着庄外木案前家奴不断高声宣布声,楚帝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短短几分钟不到,就已有数十万两黄金,珍奇异宝无数。 楚帝没想到沈万三敛财如此恐怖,怕是历史上和珅也不敢如此,历史上沈万三出身寒门,虽然富甲天下,但他却从不浪费,忠君爱民,这怎么来到战争大陆就成了这幅德行。 要不是今突然造访,楚帝都不知道皇城里还养着一位毒瘤,此刻他失望之极。 “陛.............” 小桂子刚欲开口,楚帝抬手将他拦了下来,只听小桂子再次开口,道:“公子,奴才这就上前禀报!” 楚帝和小桂子出宫前来天下第一庄,为了不招摇过市,两人皆是一身便装,就连车辇也是普通的而已。 放眼排队的人群,楚帝两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要是非要找出点特点,那就是楚帝身上的气质,和小桂子与众不同的声音。 楚帝轻轻颔首,小桂子移步向庄门口走去,忽见有人前来,排在最前面的一名男子不乐意了。 “你干什么,不排队就想进入第一庄,以为这里是你们家的后花园?” “去去去,赶紧去排队,前来天下第一庄居然空手,真是不知所谓!” 男子的声音简直比小桂子的还要尖锐,讽刺嘲笑声传开,众人视线全部汇聚在小桂子身上。 庄外负责登记的家奴抬头看了眼小桂子,不屑的冷笑一声,道:“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敢空手而来,以后你还想不想在洛阳城里混了。” “来人,赶紧将他赶走,别让庄主看到了烦心!” 家奴态度嚣张跋扈,挥手示意下,四名武者上前欲将小桂子赶走,态度非常强硬。 小桂子强压着心中怒火,他久居楚帝身边,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就算沈万三亲临,也不敢如此向他说话。 “有眼无珠的狂徒,这天下第一庄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赶紧让沈万三出来,迟了,尔等都要死!” 小桂子目眦欲裂,周身上阴冷的气息绽放,玄阴宝典可不是白修炼的,在他眼中眼前这些家奴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反手之间就能让他们命归黄泉。 “哈哈~” “没想到还是个狠角色,我们庄主的名讳是你直呼的,不要觉得拥有一身修为就可以目空一切,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有些人死不足惜就是因为有眼无珠,眼下这恶奴就是属于这种人,自以为他什么都知道,实则却是井底之蛙。 “去,通知管家大人,就说有人闹事!” 恶奴幸灾乐祸,好像已经看到小桂子凄惨的结局,看着背后家奴离去,他起身再次回到座位上。 “识趣的赶紧离开,别一会儿想走都走不了!” 恶奴撂下一句话,又开始继续登记,直接将小桂子忽视,此时所有人都是一副期待的样子,他们很好奇敢在天下第一庄闹事会是什么下场。 面对所有人轻蔑的样子,小桂子云淡风轻,古井无波,眸光直视在天下第一庄内。 少时。 管家在十名强者的拥簇下来到庄外,没有飞扬跋扈的叫嚣声,管家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老远就看到小桂子的存在,本以为自己眼花,微眯眼眸再三确定后,心中暗叫不好。 “快,快去通知庄主,小桂子公公来了!” 管家面带焦急之色,压低声音急促道,见背后之人离开,强颜欢笑朝着小桂子走去。 此时。 一道突兀的声音传开,只见小桂子好似横飞的箭矢,残影连连,风驰电掣进入庄内,抬手间离开准备通知沈万三的武者被放倒在地。 “小桂子,将庄里所有人控制,要是有人敢有异动,杀无赦!” 声如雷霆,惊天响起。 在场所有人皆是震惊不已,纷纷开始猜测楚帝的身份,管家笑呵呵上前,周身颤抖不已。 “让所有人不要动,否则后果尔明白!” 楚帝看了眼上前来的管家,冷冽之声响起,拂袖阔步向庄内走去。 管家面如死灰,闭口不言,深知此番沈万三怕是在劫难逃,看着楚帝离开的背影众人面面相觑,只有负责登记的恶奴面带疑惑上前。 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恶奴上前语不惊人死不休,开口来了句。 “管家大人,他们是何人,竟敢在...........” “啪!” 恶奴话未说完,就被管家抽飞出去,只听阴狠之声响起:“不知死活的东西,要不是你庄主会...............” “等着,当你知道来人身份时,亦是你身首异处的时候!” 管家愤怒的看了眼恶奴,声音低沉沙哑,整个人有气无力,彻底陷入绝望中。 楚帝进入庄内,目之所及,一片奢靡,莺莺燕燕来回穿梭,琴曲之声绕梁不绝。 “陛下,沈庄主就在里面,要不要奴才前去通知!” 感受到楚帝身上的森寒怒气,小桂子轻声问道,“不用了,朕倒要看看他沈万三到底是何德行。” 楚帝眼中沈万三有负皇恩,辜负他的期望,为了换取百姓安居,前线将士浴血弑杀,多少士兵埋骨他乡,而他却在天下第一庄内享受齐人之福。 该死! 当真该死! “来,所有人举杯,一起喝!” “尔等放心,只要有天下第一庄在,你们的生意就不会有失!” “来人,斟酒!” 沈万三躺在木榻上,怀抱着两位女子,放声高呼,脸上噙着骄横的笑意。 楚帝看到他放浪形骸的样子,心中怒火中烧,没想到养虎为患,让帝都出现沈万三这样的蛀虫,一念至此,拂袖阔步向前走去。 舞池中佳人翩翩起舞,扭动腰身,皆是风情万种,一道道浪笑声响起,楚帝移步上前却被拦了下来。 “阁下是何人,有没有我们庄主的邀请,这里可不是你横冲直闯的地方。” 两道身影出现,挡住前行的楚帝,凌厉的目光直视,雄浑嚣张的声音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