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诸将战南宫勇《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5章 诸将战南宫勇《求打赏,求推荐票!》

晨曦弥漫,空气中萦绕着飘逸的白色雾气,紫楚国大军紧跟在楚非梵的身后集结在徐州城外。 “皇上,城墙上身披黄金甲,手执震天锤的就是南宫勇,此人蛮横,霸道,且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皇上只要谨记臣的计谋,一定可以将徐州城攻破。” 楚非梵听到郭嘉的声音,乍然抬首,如剑的眸光向城墙上遥望过去,嘴角噙着一丝邪恶的笑容。 “郭爱卿放心,寡人已命令诸将把爱卿的计谋通知了众士兵,你现在看看他们的样子,还有浴血杀敌的血腥?完全就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郭嘉回头看了眼身后扶着手中长矛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宛若随时都有可能到底酣睡的众将士,眼眸中腾起满意的目光。 “皇上,南宫勇一直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没有人可以敌过他手中的巨锤,以他自大的性格,相信很快就会带兵出城迎战我们。” 郭嘉说罢,就听到城门口传来一道开门声,他抬首向城墙上看去,南宫勇的身影当真已经消失的毫无踪影。 “郭爱卿,还真是料事如神。” 楚非梵眼眸中充满赞许之色,喜悦的声音响起,眸光停留在林冲的身影上递给他一个眼色。 “咯吱!” 伴随着徐州城门的打开,一匹通体黝黑的战马从城中狂奔而来,马背上南宫勇将双锤插在马背上,单手紧紧勒住缰绳。 一道马鸣狂嘶之声传来,南宫勇身后瞬间出现数万精兵,手中长矛和弓弩全部对准了紫楚大军。 “万里烟云照?” “真没想到南宫勇竟有如此强大的坐骑。” 楚非梵不禁眼眸中腾起一抹狂热之色,这万里烟云照可是堪比自己身下的疾风乌骓,简直就是战马中不可多得神驹。 “汝就是紫楚新帝楚非梵?” “某乃徐州城统帅南宫勇,赶紧让你手下的残兵游勇器械投降,将你紫楚的国土全部奉献出来,不然今天徐州城外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南宫勇狂暴的声音响起,眼眸中充满不屑之色,双手将两柄巨锤执起抵在肩膀上。 “南宫勇,就凭你还想让寡人投降,有种你放马过来!” “忠武将军,寡人命你现在就上前将他的首级取下!” 楚非梵雄浑霸道的声音响起,眸光饶有深意的看了眼林冲,只见其驱马向前奔袭而去,手中丈八蛇矛高举而起。 “来者何人,某巨锤下可不杀无名之辈。” “吾乃紫楚忠武将军林冲,是也!” 听到林冲的声音,南宫勇戏虐的笑道:“忠武将军,看来紫楚当真是无人了,像你这样的竟然都可以成为将军,简直就是贻笑大方,看我一锤就送你回老家去。” “口出狂言,先吃我一枪!” 林冲策马向前奔袭而去,手中丈八蛇矛破空向南宫勇身影上袭去,只见其将抵在肩膀上的巨锤取下,双臂疯狂抡起手中巨锤撞击在林冲长枪的枪尖上。 “轰!” 一道震耳发聩的兵刃碰撞声传来,林冲手中的丈八蛇矛被击飞出去,手臂更是颤抖不已感觉长枪随时要脱手而出一般。 楚非梵本想着让林冲故意认输,可现在看来他当真小视眼前着南宫勇,虽然林冲刚在没有使出全力,但南宫勇巨锤上释放的那道强悍的攻击之力简直不敢轻视。 “少安,嘉远,你们两个一起上,只要不伤的自己,激战几个回合马上撤回来,明白?” “末将领命!” “末将领命!” 嘉远,潘少安策马上前来到林冲的身旁,嘉远虎目大睁注视着南宫勇,身影上腾起浓烈的战意,可楚非梵的话却在耳畔响起,他强行压制着体内躁动的战意,转身看了眼林冲。 “忠武将军先行下去休息,此人交给我和潘骑尉对付就行。” 林冲回马向楚非梵奔袭而来,眼眸中充满了震惊之色,南宫勇见又来两名紫楚将领,脸颊上戏虐之色更胜。 “你们紫楚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成为上将,刚才你们的忠武将军连本将军一锤都无法承受,现在又让你们两人前来送死,真是让人兴奋不已。” “今天就让本将军送你们全部下地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云泥之别。” “嗯!” “小子,你也是使锤的,不过你的锤好像小的可怜啊,真好奇我手中的巨锤砸下去,你的兵刃会不会被轰爆。” 南宫勇不屑的眸光停留在潘少安手中的紫金雷王锤上,声音冷漠的说道。 “狂妄之徒,当真以为你是千古强者?” 南宫勇手中震天锤虽然强悍,但潘少安的紫金雷王锤用他师傅的话说,那也是兵器榜上名列前茅的神兵,到底谁更强悍那要比过才知道。 “小霸王潘少安来领教你的高招!” 言罢。 潘少安手执紫金雷王锤策马向南宫勇袭去,两人手中巨锤同时轰天而起,宛若猛虎于蛟龙,气势凌天,两股飙风袭过两人脸颊严重变形,噬神的刺痛从脸颊上袭遍全身。 “轰!” 双锤斗双锤,强大如震天雷霆的巨响之声传来,两人手中的巨锤撞击在一起,震动胯下的咋战马仰头长嘶。 强悍的真气波动之力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潘少安眼眸中战意滔天,回马看了眼南宫勇起身再次向他冲了过去,与此同时嘉远也加入了战局。 三人酣战数十汇合,真可谓是双虎战蛟龙,南宫勇施展的锤法疾如雷霆,攻守皆备,在嘉远和潘少安的攻击下丝毫不落下风,嘉远和潘少安见时机差不对纷纷回马向楚非梵身边本来。 只见楚非梵手臂抬起,罗世信和林狂再次向南宫勇袭去,林狂策马奔袭,罗世信手执镔铁枪脚下飞毛腿飞速前行速度丝毫不输于战马。 南宫勇身后公良恒和子桑瓒见又有两名敌将向南宫勇袭来,眼眸中腾起浓郁的担忧之色,声音急切:“不好!将军中计了!” “紫楚新帝好深的计谋啊,明知将军勇冠天下,无人可挡其锋芒,所以才用着车轮战术,如此下去将军就算在厉害,累都要累死了。” 两人急切的声音响起,快速驱马来到南宫勇的身旁:“将军,敌军狡诈,这是车轮战术,我们还是先撤回城去!” “车轮战?” “区区不到十人,就想和本将军抗衡,简直太小瞧我了!” “你们二人先退下,等我将这两名贼将轰杀,取下紫楚新帝的首级在撤军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