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兵贵神速,直取徐州《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4章 兵贵神速,直取徐州《求打赏,求推荐票!》

沙场硝烟漫天,血染大地,惨尸遍野,羽鹿山下大战落幕。 荆州城撤退敌军四万,经过和紫楚大军的血战,投降的兵将只有不到一万之众。 楚非梵趁着夜色环顾四周,脸颊上腾起悲凉之色,放眼望去整个羽鹿山下断剑残戟插在地面上,赤红的血液将大地染红。 微风清徐而过,空气中浓烈的血腥之气噬人心神,看着堆叠如山的尸体,楚非梵心中不免想到一将功成万骨枯。 “皇上,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放眼天下,战乱纷飞,每时每刻都会有人倒在血泊中,只有天下大统,黎民才可安居乐业。” 听到郭嘉的声音,楚非梵轻轻颔首,其实他心中何尝不清楚,现在的浴血沙场就是为了将来的太平盛世,古来皇帝不都是如此。 “禀皇上,我四路大军伤亡情况已经统计!” 林冲的雄浑的声音突然响起,楚非梵目光停留在他的身影上,抬手示意:“说说看,我军到底伤亡如何?” “禀皇上,四路大军共计六万士兵,我部兵将两万人,战死四千余人,重伤两千,现在是剩下一万四千人。紫林将军所部兵将两万人,战死五千之众,重伤三千余人,现在只剩下一万两千人。” “虎豹将军所部一万兵将,战死三千,重伤两千,现在是剩下五千人。花校尉所部一万兵将,战死四千人,重伤两千人,现在是剩下四千士兵。” “四路大军六万人现在只剩下三万五千人,战死沙场人数共计一万六千人,重伤人数共计九千人。” “没想到荆州城四万兵竟在这羽鹿山下斩我兵将一万六千人,他们的战力果真不可小觑,寡人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紫西王府要将他们撤回。” “一个小小的荆州城和四万虎狼之师比起来,简直太微不足道了!” “皇上,我军将士才真正是名副其实的虎狼之师,赵武凌手下的这支军团怕是风云国少有的兵团,我军将士虽然损失惨重,但也足足歼敌三万有余。” “所以皇上应该感到欣慰,应该为拥有这样的军团感到荣幸。” 郭嘉话中之意楚非梵一听便心中明了,此时正是大战之际郭嘉的这几句看似平淡无奇,却是强过千言万语,可大大提升全军的士气。 “郭爱卿,寡人意欲大军继续前行,直扑前方徐州城。” “皇上,此时已经拂晓,昨夜我军在这羽鹿山下的厮杀之声震撼九天之上,徐州城中定然也是有所耳闻。” “现在我军已然整顿完毕,虽然众将士经过一夜的浴血有些疲累,但士气依旧高昂。臣以为此计可行,兵贵神速,势如破竹定可以攻下徐州城。” 楚非梵的想法的得到了郭嘉的认可,他转身看了眼旁边的诸将,下令:“忠武将军,虎豹将军,和花校尉随寡人带兵攻打徐州城。” “紫林将军带领士兵携俘虏和重伤的将士返回荆州城,妥善安排俘虏和重伤的将士。同时通知风阳城中萧爱卿将城中三万大军和粮草辎重全部带到荆州城,布置好城中防守工作。” “末将领命!” 楚非梵将五千兵马留给刑天烈,随即策马带领三万大军披星戴月向徐州城奔袭而去。 ............... 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 徐州城上薄雾轻笼,晨钟沉闷的声音不时传来,楚非梵带领的大军豁然已经出现在了徐州城外,黑压压的大军压城而来,徐州城上的守城将士已经发现他们的踪迹。 “擂鼓,紫楚国大军来袭,赶紧擂鼓!” 守城将士急促的声音响起,声鼓震天,城墙上还在昏睡的将士瞬间清醒,抄起身旁的长矛便抬首向城池外看去。 片刻。 一阵窸窸窣窣的战甲摩擦之声传来,守城将士转身看去只见子桑瓒和公良恒两名将军提枪来到了城墙之上。 “他们当真还是来了,不过真没想到赵武凌那家伙竟然将紫楚一半的大军斩杀在了羽鹿山下,真是让人没有想到啊!” “子桑瓒,赵武凌可是风云国诸多城池守将中少有的悍将,他深通武艺,有万夫不当之勇,手下荆州城四万大军可是少有敌手的虎狼之师,其实抛过他迂腐的性格外,我倒是挺敬重他的。” “公良恒,败军之将有何敬重的,他现在应该早已经葬身在羽鹿山下了。不过也好要是没有他的牺牲,我们怎么会有机会将紫楚大军击败在徐州城下?” 两人正在商讨之时,一位手执震天锤的胖子出现在城墙之上,他一身黄金铠甲,整个人威风凛凛,公良恒和子桑瓒见到来人立刻行礼。 “南宫将军!” “轰!” 南宫勇将手中震天锤放在了城墙上,看了两人一眼轻笑:“这就是紫楚国的大军?你们给某指指哪位是紫楚新帝楚非梵,某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有三头六臂还是怎么的,竟然可以接连攻城略地拿下我紫西王府三座城池。” 南宫勇,紫西王府南宫灿的侄子,也就是南宫曦的表哥,此人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头,混世小魔王。 第一,因为他是紫西王南宫灿的侄子,地位崇高,没有人敢轻易得罪。 第二就是他手中的震天锤,相传可是来自天宫的至宝,两柄巨锤重六百多斤,常人根本无人可以撼动,但是却被其使用的炉火纯青。放眼整个紫西王府统管的数十个城池中,他可是将所有自诩是强者的高手全部挑战一边根本没有几人是其对手,所以他在玄天战榜上排名第五十九,亦被人称之为混世小魔王。 “南宫将军,领头身披黄金铠甲,手执长戟的那名少年就是紫楚新帝楚非梵。” 南宫勇顺着子桑瓒的手指看了过去,放声大笑:“哈哈,原来是一名毛头小子,传我命令徐州城中所有兵将全部随我出去迎战,他们昨夜和赵武凌那个废物在羽鹿山下激战一夜,现在已经是人困马乏,如此残兵何以阻挡我徐州城豺狼虎豹般的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