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强势斩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35章 强势斩杀

“轰隆!” 巨响之中,城门在烈烈火焰中跌落,火蛇吞吐,席卷天穹,浓郁的热浪迎面而来。 岳飞亲率岳家军马踏火焰腾空而去,顷刻间,杨再兴,张宪,高宠三将随岳飞以进入城内。 放眼望去。 长街上空无一物,一片死寂,空气里充斥着浓烈的肃杀之气,看似是空城,实则杀机暗藏。 “将军,城内另有乾坤,恐暗藏玄机,末将这就带兵上前打探!” 张宪一马当先,浑厚之声响起,视线停留在岳飞身上,“且慢,待铁浮屠进入城中,再推进向前。” 岳飞久经沙场,岂会感受不到四周凌厉的杀气,铿锵之声响起将张宪拦了下来。 少时。 高顺,麴义,赵破奴三将带领铁浮屠进入,岳飞下令三人为前军,铁浮屠无坚不摧,可无视敌兵的偷袭。 “哐!” “哐!” 马蹄铁在地面上不断碰撞,铁浮屠向前不断推进,诸将紧随其后,当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陈恒潜藏在暗处,发现前军居然是身披重甲的铁浮屠,目眦欲裂,心中愤怒不已。 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而是传令三军将士继续潜伏,直到岳飞大军全部进入伏击圈在强势斩杀。 岳飞大军不知不觉中进入陈恒的部署中,黑暗中他的眼睛如嗜血的毒蛇,好像在等待猎物一步步进入他的圈套。 然而。 康北城外的战事早已如火如荼,楚军右翼,仇锋,甘宁二将合力斩杀武藤真一,但其忍术和剑术十分精湛,半步武圣修为不是浪得虚名,尽管在两人的合力斩杀下,武藤真一仍旧立于不败之地。 冉闵,吕布一路所向无敌,以狂战之姿来回冲杀在东瀛大军中,见仇锋,甘宁二将无法将武藤真一击败,两人飞纵战马快速加入酣战中。 吕布黑龙骑士,冉闵武悼天王,两人修为已达到武尊境巅峰,面对半步武圣的武藤真一,两人有信心可以将其强杀。 蓦然。 四将合力围攻武藤真一,他麾下四名战将快速上前,薛仁贵本是前往左翼助典韦,南宫勇一臂之力,可他一眼就看出武藤真一乃是敌将中最强大的存在,于是他回马折返,手执方天画戟,从背后向东瀛四将冲杀过去。 沙场上两军将领瞬间旗鼓相当,武藤真一实力强悍可面对吕布,薛仁贵,冉闵,仇锋,甘宁五位强将,就算他是真正的武圣境战将亦要吃瘪。 “一起上,强杀东瀛敌将!” “东瀛忍术又如何,本将让你无处遁形!” 冉闵从来没有开启过他的属性,其实他拥有搜索属性,一旦开启可查看隐匿的敌人,同时对手的攻击将在他眼中变得如龟速一般,就算快如雷霆的攻击,在他眼中亦是稀松平常。 武藤真一坚信自己的修为,有恃无恐,精湛的忍术释放,瞬间消失在诸将面前。 只见冉闵冷笑一声,侧目递给诸将一个眼神,蓦然,众人飞身从马背上跃起,手中兵戈好似九天雷霆般向冉闵的双刃矛汇聚而去。 隐藏在黑暗中的武藤真一神情大惊失色,四周汇聚而来的利刃让他无处遁形,既然忍术奇袭斩杀失去效果,他只能以半步武圣的强势之姿碾压诸将。 “吼!” “吼!” “吼!” 突兀的巨吼声传来,好似虎啸龙吟一般,吕布,仇锋,甘宁三将血脉之力释放而出,天穹之下,异象徒生,嘶吼的黑龙之影盘踞在吕布背后。 仇锋背后竟是一只火红的金乌,相比之下甘宁的血脉之力就要弱小一点,是一只咆哮的狮獒。 霎时间。 四道奇异的光芒将武藤真一笼罩其中,地面飞沙走石在真气涟漪中掀起,夜空之下,火把之光中,此时楚军右翼大军所处之地,犹如秩序崩塌的末日。 “砰!” “砰!” “砰!” 一阵剧烈的兵戈磕碰声响起,武藤真一手中长剑翩飞如龙,快似雷霆,在四道光芒的碾压下身形不断向后退去,所过之处激荡起剧烈的爆炸声。 强悍的破坏力下,大军不敢靠近,纵横虚空而来的流矢在真气中化为灰烬,两侧战马遭受惊吓疯狂飞驰离去。 武藤真一在诸将的合力攻击下,身影此起彼伏,不到十招就已经渐露下风,破绽百出。 冉闵,仇锋,甘宁三将从不同方向执兵戈袭杀,双刃矛和甘宁手中的新月戟纵横交错,仇锋的两柄巨锤向武藤真一后背轰撞过去。 吕布见三人的兵戈好似牢笼般,将武藤真一束缚其中,黑眸中精芒掠动,知道当下是击杀他最好的时机。 “唰!” 画戟碎空而出,一道半圆弧的罡气之刃激射而出,直击武藤真一的脖颈下。 诸将合力强杀武藤真一,即便他是半步武圣又何妨,依旧无法逃过众人的制裁,吕布画戟袭过,并未一击将其斩杀,倒是仇锋的双锤狠狠撞击在后背,彻底将武藤真一击重创。 仇锋金乌之力丝毫不弱于李元霸的金翅大鹏,一击之下,金乌狂暴尖锐的赤红气息全部进入武藤真一体内,须臾,他经脉尽断,骨骼粉碎,现在怕是连他最引以为傲的忍术都无法释放。 “唰!” “唰!” “唰!” 仇锋,甘宁,冉闵相继将兵器从武藤真一身下抽回,他整个人从半空跌落下去,口中鲜血飚溅而出,生命气息瞬间流失。 武藤真一被四将强杀,他麾下正和薛仁贵抗衡的四将惊恐不已,手中的攻击明显有些凌乱。 四将合力围攻薛仁贵本就是硬着头皮,现在心神不宁,漏洞百出,薛仁贵岂会放过如此绝佳时机。 “唰!” 一道戟光横空袭过,画戟之锋从面前两名敌将脖颈上划过,鲜血在夜空中洒开,愈发的刺目。 两人骤然从马背上跌落下去,其余二将惊恐万分,紧勒缰绳欲回马而逃,薛仁贵带血的画戟直击而出,没入其中一名将领后背中。 只能最后一名敌将嘶风纵马而逃,心中幻想着可以逃出生天,却不知此时一支箭矢早已对准了他的后背。 薛仁贵将画戟插入地面中,取下马背一侧的震天弓,拈弓搭箭,锋芒四射的箭矢直指在逃走敌将。 “咻!” 一支穿云箭,破风碎空去,逃走敌将尚未离开战场之地,就已被箭矢透体而过,身影从马背上跌落下去。 武藤真一和麾下四名战将相继被斩,薛仁贵纵马上前来到冉闵几人身旁,看了眼四周正在和东瀛敌兵交战的楚军。 “仇锋,甘宁二将留下来继续斩杀东瀛大军,吕元帅,薛元帅随我一起从东门进入康北城。” 冉闵低沉丹田,声音雄浑,提缰回马,紧握双刃矛向东门狂奔过去,吕布,薛仁贵没有丝毫迟疑带领万余大军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