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两女斩华英《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1章 两女斩华英《求打赏,求推荐票!》

“唰!” 一道枪破虚空的声音传来,华英只感觉锋芒四射的寒芒,笼罩在自己的胸口之上,他没有回头身影倒地向后退去。 “嗤嗤!” 花木兰手中雁翎枪从华英身上的寒铁战家上划过,星星火光从他胸口上飞舞而起,湮灭在空气之中。 “砰!” 华英手掌支撑在地面上,身影旋转而起,低头看了眼身上被长枪划过的痕迹,虎目中腾起愤怒的火焰,巨力贯穿在双臂上,手中巨斧裂天向花木兰的头顶上斩落而下。 “轰!” 雷霆般的巨响传来,花木兰双手举着雁翎长枪,纤瘦的身影在强大的攻击波动下向后快速退去,脚下军靴和地面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木兰手中雁翎枪颤抖不已长鸣声不断响起,体内气血翻腾,喉咙里一阵腥甜之气传来。 “小娘子,本将军本想怜香惜玉留你一条小命,没想到你竟然不知好歹,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下地狱黄泉路!” 华英犹如发疯的凶兽般,身影上腾起浓郁的杀气,体内武士下品的修为绽放而出,手中巨斧大开大合的向花木兰砍杀而来。 “轰!” “轰!” “轰!” 三道巨响声响起,英战手中的巨斧破空落在地面上,大地塌陷,摇晃不止,漫天的飞沙走石反卷而起,空气中尘埃遍布。 花木兰身影浮光掠影,看着自己站过的地面全部满目全非出现炸裂的沟壑,神情震惊无比,眸子中掠过慌乱之色。 然。 此时正冲杀在风云敌军中的温初月见花木兰不敌华英,脸上出现担忧之色,转身看了眼身后正在血战的雷霄:“雷霄,我去助花校尉一臂之力,这里就交给你了。” “放心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雷霄不曾回头,手中的大刀犹如收割生命的镰刀一样,整个人此刻已经彻底杀红眼了,所过之处敌军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强悍的华英和花木兰交战在一起,虽然他略占上风,可却没能将其斩杀。但是他身后带来的士兵可没有他勇猛,此时在雷霄和众士兵的冲杀下已经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华英根本没有估计身后的将士,他将视线停留在了花木兰的身影上,他心中明白只要将统帅斩杀,剩下的士兵将会成为一盘散沙。 “受死吧!” 华英提斧向花木兰冲了过去,临近将负于后背的巨斧回于胸前,双手紧握斧柄用力向花木兰身影上斩落。木兰自知不敌,脚下步伐飞快向一旁掠去,见其身影弯弓手中雁翎枪飞出欲穿透其喉咙。 华英未曾防备,看见长枪袭来,将身一闪,顺手将斩落在地面上的巨斧扯回,他双眸犹如烈火,回身巨斧便将横空而来长枪震飞出去。 木兰身影和雁翎枪同时向后暴退数米,华英大步向前朝着她逼近,此时温初月手中的大刀劈面刺来,拦下了他前行的脚步。 “嗯!” “又来一名小娘子,没想到紫楚军队中竟两位如此英姿飒爽的女将,不过可惜今夜你们两人都要死于本将巨斧之下。” “恶贼,休要张狂!” 温初月本就是江湖儿女,一直生活在虎牙庄里,听到华英的狂言,俏脸含煞,声音愤怒的谩骂一句,提起大刀就毫不留情的向他砍杀而去。 花木兰见温初月出现,强忍着手臂和虎口传来的剧痛,手执长枪而来加入了两人的激战之中。 此时。 两女左右夹击,大刀和长枪配合的天衣无缝,密不透风的刀刃和枪芒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华英打的连连败退。 华英对战木兰一人尚有余力一直稳占上风,可现在有了温初月的加入他虽强悍勇猛,但也有些捉襟见肘渐渐落入下风。 “花校尉,此恶贼力大无穷,但其下盘不稳,你我一上一下攻击看他如何招架!” 华英听到温初月的声音,眸中腾起惊愕之色,没想到紫楚这女将竟发现自己的破绽所在,心中不免出现一丝不详的预感。 “唰!” “唰!” “砰!” “砰!” 木兰手中雁翎枪疾如飙风一样,快速的攻击在华英的下盘,而温初月则是大刀旋转横飞,招式古怪狠辣的向他的身影上斩杀。 不到三个回合华英就被两人击退数十米,其更是气喘吁吁,额头上汗水不断的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花木兰和温初月相视一眼,嘴角同时腾起戏虐的笑意,身影快速掠动,手中长剑大刀挥舞的风疾电掣,丝毫不给华英丝毫的喘息机会。 “轰!” 温初月手中大刀砍杀在华英的巨斧上,手臂不断的发力将刀锋一转顺着斧柄滑落下去。华英瞳眸收缩,双手松开巨斧,身影向后一闪,本能的向跌落下来的巨斧抓。 “唰!” 华英的肌肉高隆的手臂刚欲紧握巨斧,只见一道寒光向自己袭来,花木兰手中的雁翎枪向他的脖颈刺去,枪芒带过的劲风刺的他脸颊扭曲剧痛。 “噗!” 花木兰松开手中的雁翎枪,刺目的鲜血不断的顺着枪柄流下,华英整个人身形支撑在雁翎枪上,大睁的瞳眸中充满了不甘之色。 “如此恶贼,让你以后在小看女人,今天就让你知道这战场不是你们男人的天下,我们女子也可以大有作为。”温初月神情愤怒的啐了句,骤然转身向后看去。 “初月,上马,敌军将领已被斩杀,剩下这些士兵已是一盘散沙交给雷霄就行,你我二人现在应该赶紧冲出荆州城去追击撤退的敌军。” “花校尉,温执戟长可当真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两人合力竟将风云国强悍如斯的一名悍将斩杀,真是为我紫楚立了大功。” 楚非梵的声音突然响起,花木兰和温初月转身视线停留在他的身影上,风云国还在负隅顽抗和雷霄激战在一起的数百士兵,见大街上再次出现数以万计的士兵吓得身影瑟瑟发抖,全部丢盔卸甲的四处逃窜而去。 “谢皇上,夸奖,末将在此遇敌耗费时间太长,这就带人出城追击撤退的敌军。” 楚非梵听到花木兰的话轻笑一声,目光从众将士身上划过,雄厚有力的声音响起,飘荡在暗夜虚空之中久久不能离去。 “众将士听着,荆州城守将得知我大军前来吓得启程而逃,不惜抛下他手下悍将留在这里阻止我军前行的脚步。现在荆州城已经在我大军的掌控之下,但城中撤走的大军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你们说能不能放他们离开?” “不能!” “不能!” “不能!” ............. “唰!” 听到众士兵响彻云巅的声音,楚非梵抽出腰间的紫金长剑高举而起,滔天的狂吼声戛然而止,只听到其声音霸道凌天:“犯我紫楚者,虽强必诛。众将士听令,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