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天字一号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05章 天字一号

神都洛阳上空,月色如水,微风清徐,夏末的夜晚空气里,总是跳动着一丝躁动不安。 看着眼前热闹非凡的长街,楚帝不禁想到一城繁荣半城烟,多少世人醉里仙。 铜雀阁外,半倚在门口脸上带着妩媚微笑的丰腴少女,娇颜上酒意的尚未褪去,媚眼如丝,笑似天籁。 少女见楚帝上前,发现他器宇轩昂,身上衣衫华贵,众人好似一阵旋风席卷而来,柔旖的玉臂缠绕在楚帝手臂上,侧靥不时向他胸前依靠过来。 “铜雀阁?” “这名字倒是挺高大上的,没想到却是风尘之地,真是让人意外!” 楚帝看到铜雀阁,脑海中浮现出铜雀台,古有铜雀春深锁二乔的说法,曹操在邯郸城修筑铜雀台,没想到今洛阳城内竟出现铜雀阁,却是烟花风尘之地。 “公子看着眼生,是第一次来我们铜雀阁?” “我们铜雀阁可是洛阳城内最有名的温柔乡,一定让公子不虚此行,飘飘欲仙。” 众女子娇媚的声音响起,挽着楚帝的手臂向铜雀阁内走去,楚帝面色沉稳,星目如电,冷冽的声音响起。 “本公子是第一次前来铜雀阁,但不是来寻欢作乐,几位姑娘久居铜雀阁,想必这来往的客人你们都认识。” “本公子有个问题,几位姑娘谁能告诉我,那手中的银票就是谁的。” 楚帝抬手一张百两银票在夜风中摇晃,几位女子媚眼中浮现贪婪之色,拉着楚帝向一旁走去。 铜雀阁中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所以这里便是消息传播最多的地方,眼前这些女子风尘中沉浮多年,他们其他本领或许没有,但识人之能,绝非常人可以相比。 “公子有什么要问的,小女子知无不言!” 女子娇嗔的声音响起,玉手抬起将楚帝手中银票取下,收入衣袖之中。 “不久前在本公子前面进入阁中的两名男子,你们可识得他们的身份。” 几名女子松开楚帝手臂,闻声,收取银票的女子,开口道:“公子是想问巴特,巴鲁两兄弟,他们可是楚国的贵客,通知也是我们铜雀台的常客。” “不过他们两兄弟却有古怪的癖好.............” 女子说着,踮起脚尖,面带羞涩的样子,在楚帝耳畔低语了一番。 “每次两人都会找同一人?” 楚帝喃喃自语,觉得有些蹊跷,他不相信巴特和巴鲁二人是变态,刚刚他们进入铜雀台小心谨慎的样子,显然是在提防有人跟踪他们。 “两人进入铜雀阁另有玄机,看来必须亲自进入一探究竟!” 楚帝心中暗想,拂袖转身,疾步向铜雀阁中走去,众女看着楚帝离开的背影,幽怨的声音响起。 “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多金,不知道今夜又便宜,那一位姑娘了!” 众女自哀自怨,只怪她们庸脂俗粉,无法吸引楚帝,才不相信楚帝是不偷腥的猫。 少时。 楚帝进入铜雀阁内,迎面各种异香之气扑来,酒色生香之景映入眼帘,他心神一动,环顾左右,快速搜索着巴特,巴鲁两人的身形。 “公子,里面请,老媪这就让阁中最美的姑娘陪公子。” 一位胭脂抹的都看不出原来长什么样子的中年老媪,呲着一张猩红的大嘴,一副喜悦大笑的样子,可在楚帝眼里她大笑的样子真的很恐怖,好像要吃人一样。 看惯了赏心悦目,风姿端丽的佳人,在看到眼前老媪,视觉冲击太大,还以为是妖魔鬼怪。 楚帝并未理会身旁老媪,收回目光,道:“准备一间天字号包厢,其他的自行安排!” 言讫。 一张银票出现在老媪手中,楚帝已经移步向楼上走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老媪兴奋不已,这就是一尊活财神啊。 楚帝出手阔绰,老媪不敢有丝毫怠慢,疾步行风追了上去。少时,将楚帝安排在天字号包厢后,老媪将铜雀阁中最出名的四大天骄全部找来,让她们进入阁楼服侍。 莺莺燕燕的四女进入包厢内,楚帝抬首观之,摇了摇头,冲着老媪:“将天字一号包厢中女子找来,其他人本公子一律不见!” “天子一号?” 老媪和四女闻声脸色骤变,天字一号包厢中人,可不是谁相见就能见的,她们不知楚帝是怎么知道一号包厢中人的存在,但此人重不接客,就连包厢都很少出。 铜雀阁最有名的就是面前的四天骄,多少人慕名而来都不一定可以一睹芳容,但现在却被楚帝视而不见,这让她们感到很是愤怒。 “砰!” 楚帝手中一张银票拍在桌子上,侧目瞥了眼老媪,道:“要是能将天字包厢中人请来,本公子再加一张银票。” 有钱能使鬼推磨,老媪看着桌面上银票,脸上难色一扫而空,苦笑道:“公子等着,老媪这就给你去请。” 系统已经将天字号包厢中女子的信息传入楚帝脑海中,他只是非常好奇,女子身份最贵,为什么会藏身铜雀阁内。 老媪起身向一旁天字一号包厢走去,轻轻的扣门声响起,少时,只见房门打开,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楚帝视线中。 此时。 老媪的身影在训斥声中瑟瑟发抖,好像顶不住巴特和巴鲁的盘问,她回身向楚帝包厢看来。 巴特,巴鲁抬首凌厉的目光袭来,当他们看清楚包厢中是楚帝时,脸上凶恶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是无比的错愕和惶恐。 “行了,你可以退下了,告诉贵客我家小姐马上前往!” 老媪如释重负,手中锦帕将额头汗水擦拭,转身快速离开。 “三郡主,你的踪迹暴露了,来人可是楚帝,要是不上前一见,怕是我等都无法离开洛阳城。” “有什么好怕的,此番前来洛阳城,本就是向他求救的,现在在这里遇到,正好将灵儿姐姐在帝国的境遇告诉他。” “三郡主,兽皇之事,真假不知,现在贸然向楚帝求助,怕是无法让他信服。” “无妨,先去见见他再说!” 女子凌厉的声音响起,掠动衣袖,走出包厢。